香漳缘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4842|回复: 12

初恋的温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5-26 1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或登陆参与交流,享用更多功能,香漳缘需要你的参与和支持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莲瑞 于 2013-9-17 08:44 编辑

      老婆春之单位上组织旅游是上周都定好的,带上放假的女儿一起,是临时决定的,这个决定让钟年的心里一阵狂喜。
       同学李子的儿子十二岁生日在县城宴请亲朋,钟年心急火燎的要赶过去,倒不是钟年缺酒喝,单位上的应酬他都烦透了,推都推不掉,只是从同学qq群里知道小燕离婚的消息让他一惊,着实心痛了一阵,小燕是他刻骨铭心的初恋,只是无果而终,而娶她的那个长的人模人样的家伙,下岗了出去打工,还能打出花花肠子来,还能抛弃这么好的发妻?钟年恨不得把那个家伙提起来摔摔替小燕出口气。
      把老婆女儿送上大巴,钟年急赶急的去了客运站,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,钟年像条鱼一样挤上了班车,并且在临窗的一边找到了位置。钟年和李子同学时间不长,原本和母亲住在乡下,上高中时母亲随父亲进城,他才一同转了过去上学,毕业后,随着父亲的工作调动早就离开了那个小城。现在工作的地方是个县级市,从这里乘车到襄阳转车,才能去李子居住的县城,去一次转车很不方便,加上工作了成家了事情多,也就不怎么去。
      班车不紧不慢的跑着,不像钟年的心思那样激动,钟年只好迫不得已地赏景。路边的稻田一块挨着一块,碧色连天,小洋楼不时的冒出一家又一家,已不是过去农村的模样,宽敞的面积舒适的环境赛过城里的单元房。钟年拿出手机,手机屏幕上是女儿可爱的笑脸,他想拍几张自然风光的图片带给女儿。有手机的最初,屏幕上是妻子未婚时的容颜,温柔漂亮,时刻都想攥着手心里;后来就是俩人合影照,甜甜蜜蜜,天天都想看了又看;再后来就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,温馨的让人嫉妒;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,照片换成了女儿的单独照,乖巧的孩子像个天使,是钟年的最爱;每次看见女儿,他所有的不快都会很快散去。
      常听说夫妻有七年之痒,可孩子都九岁了,钟年也没感觉到,他没觉着痒,也没觉着疼,甚至麻的感觉也没有,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,周而复始的作息,他觉得婚姻如同一杯温开水,平淡无味,平淡的让他想逃离。如果当年娶了小燕会如何?当年爱的那么热烈,那么甜蜜,短暂的分离都那么难分难舍,应该不会有现在温吞水的感觉,那种感觉真好,自从加了同学群,钟年最近时常回味着,假设着,甚至把这种假设带到了梦里面。
      看着手机上的图片,钟年想起第一次给小燕照相的事情。高三的下半年,那天是周六,晚上不上自习,他们一前一后避过同学的眼睛,偷偷跑到白马洞,那时候上白马洞根本不用买票,山后面有个没封闭的地方可以进去,游客一般不知道。夕阳西下,小燕听他的吩咐,羞涩的坐在那匹白马上,钟年手里并没有相机,却用手摆出照相的姿势,嘴里喊着“咔擦,咔擦”的声音,还不停的让小燕在那匹不会走动的白马上摆出各种造型,小燕高兴的如同一只上下翻飞的燕子,兴奋而快乐。钟年说,以后有了相机,就买上多多的胶卷来这里照相,照山,照水,照白马,依旧要让小燕骑在马上,像大侠一样穿着披风,还要把白马照的像在腾空奔跑,就像电影里一样,那时候,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期待。
      天色渐晚,不能在里面待太久,从白马洞出来的时候,钟年试图牵小燕的手,小燕害羞,又怕被熟人瞧见,不肯,钟年试了几次都未遂,走到吊桥中间的时候,钟年故意的摇晃,吊桥摇摆不定,小燕站立不稳,无助的看着一脸坏笑的钟年,钟年乘机握住了小燕温暖的小手,握住她的手,他希望吊桥能无限的延伸,永远没有尽头,就这样牵着她的手永远走下去,走到地老天荒,走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去。可是,桥太短,很快走到了桥头,并且路上有很多散步的行人,因为怕遇上父亲厂里的同事,钟年才很不情愿的放开了小燕的手。
      桥头的广场上,很多摆摊卖夜市的,小燕最喜欢吃炒洋芋条,钟年习惯叫土豆,但当地人都叫洋芋,所以他也这样叫了,一块钱一碗,一次性的塑料碗,很小,钟年每次买两碗,自己却不吃,看着小燕用牙签一根一根的往嘴里喂,一碗没有多少,支楞着看起来就满满一碗,小燕很快吃完了一碗,钟年赶紧把另一碗递给她,看着她那种满足的样子,钟年仿佛觉得自己买的不是炒洋芋条,而是山珍海味,能让自己喜欢的人如此开心,钟年的心里也说不出的成就感,这可能是所有男人都有的心思。
      人的初恋只一次,忘情的投入可能也只有一次,这是钟年自己的总结。
      那一年,钟年父亲在春节的时候都收到单位上下的调令了,只是为了不耽误钟年高考,才等他考完了再走。高考如期考完了,钟年的期待却并不如想象的那样,这个恋情遭到钟年母亲的极力反对:钟年是商品粮户口,不管上中专还是上大学,都有工作,包分配,如果是农村户口,如果考不上大学,就没有工作,偏偏小燕是农村户口,又没有考上大学,虽然钟年也没考上,但他秋后就在父亲的单位招了工,一边上班一边读函授,一样可以拿到大学的文凭。如果娶个农村户口的媳妇,以后小孩子的户口都难解决,半边户的日子,大人难,孩子也难,这个版本是钟年母亲的亲身经历,钟年也是长到十几岁才解决了户口问题,现在,母亲是绝不会让钟年重演那段历史。
      父亲一直在城里上班,钟年从小一月到头也见不了父亲几次,家里的农活也总是母亲在做,不光是打柴种菜,养猪耕地,即便春种秋收,父亲也不一定能回来,母亲的辛苦虽不说,孩子们看在眼里,父亲也总是愧疚。
      父亲的姨妈住在一个山青水秀的村子,每年暑假父亲必去那里小住,小时候和家人一起去,长大了就自己去,在那里,他遇见了姨妈隔壁一个大眼睛长辫子的姑娘,姑娘人长得虽不是很漂亮,但说话轻声细语,做事清清爽爽,特别是她做的一手好针线,绣的鞋垫非常漂亮,花花鸟鸟栩栩如生,还做的一手好菜,姨妈家来了客人也总是请她过来帮忙,邻家的姑娘也总是很利索的做好厨房之事,即刻回家不肯留下来吃饭,钟年的父亲很喜欢她的厨艺,总是想吃她做的菜,于是,暑假里,他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,住在姨妈家不肯回去。后来,钟年父亲爱上了邻家的姑娘,不顾家人的反对,娶了她,她,就是钟年的母亲。可是,母亲是农村户口,父亲没法儿把她带在一起上班,只好等机会,先住在乡下,可是,丈夫不在家的日子不好过,白天忙忙碌碌辛苦劳作,到了晚上,就有说不出的寂寞,添了孩子以后,各种劳累就更不用说了。
      原只说暂时住在乡下等机会,谁知这一住就是十几年,路,是自己走的,人,也是自己选的,所以,这些年,即便再辛苦,夫妻谁也不抱怨,努力的体贴对方,将小日子过好。钟年是老大,总是要给妈妈搭把手,吃的苦也不少,兄妹几个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最高兴,那时候父亲回来总是带了糖果,他们吃了很多农村孩子没吃过零食,也受了不少父亲不在身边的磨难,钟年长到十几岁,父亲单位上终于解决了半边户的户口问题,钟年才有机会去城里上学,尽管是个小城。现在,母亲是绝不会让钟年重演那段历史,毕竟,爱情代替不了油盐柴米,生活,是现实的。
      当年钟年说无论如何都要和她在一起的话还在耳边,现在,却不能实现,钟年恨透了这狗屁户口,近在咫尺的恋人却要被户口这道障碍阻碍,这让钟年没了主意,钟年最后一次见小燕时,她那幽怨的眼神和头也不回的决绝,让钟年的心里不是滋味,他觉得这一辈子都欠她的。
      颠簸的车上,钟年苦笑,古人动不动就行走江湖,浪迹天涯,自己却没生出这个想法,要是现在,肯定不会屈服于母亲,只要肯吃苦,做什么不能赚钱呢,非得要那个工作?此刻,他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如果现在自己也单身,还能不能和小燕走到一起呢?带上女儿,离开那个城市,不要房子,不要财产,和小燕一起在这个曾经给他们带来无限回忆的小城里一起生活,寻找过去的快乐。小燕那么善良,肯定会对女儿好的,小燕生的是个儿子,那土包子肯定会把儿子的抚养权要走,那么我就带着女儿,我们三个人一起幸福的生活,现在的婚姻,要多无聊就多无聊,哪里比的上跟小燕在一起的甜蜜。
      钟年赶在开席前终于到了,宾客们都已就坐,同学们也坐了两满桌,好多面孔看起来熟悉却叫不上名字,他们拉着钟年,说市里的同学来一趟不容易,今天反正要住下的,一醉方休,他们说市里的,多少有些打趣,因为那不过是个县级市而已。钟年环视了一圈,没看见小燕的身影,有些失望,她怎么会缺席呢?跑这么远就为她而来,连人都没见着,算什么事呢?他有些恼,懵懵懂懂的就喝了两圈酒,两圈下来,他已经有了几分醉意,这时候才看见酒瓶上写的是珍珠液,这个味道的酒非常对钟年的口味,他后悔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浪费东西,应该好好品一品,这时候,有人提到了小燕,说小燕今天有两场酒席要赶,刚才来随了礼,这会儿到那边酒席去了,一会儿还要过来的。钟年一听便不肯再喝酒,趴在桌子上装醉,同学们看他喝趴下了,只道他酒量不行,便不再缠他喝。
      钟年的心里充满了负罪感,他想一会该怎样开口呢?现在不是当年,我要像个男人,当着大家的面,向她表白,让她原谅我当初的少不更事,我要跟她在一起,给她许诺过的未来。在qq群里遇不上她,她极少上网,想留言吧,有些不妥,又有些冒昧,毕竟多年没联系,不知她对曾经的初恋还有几多的温度。
      现在多少人在网恋啊,我本本分分的守着妻子女儿,从不在网上和陌生女人网聊,也从没想着出轨,却一直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,没有激情没有涟漪,这日子还有什么过头?过去我辜负了小燕,现在她单身了,又一次受了伤害,况且,我们是彼此的初恋,有感情基础,这个算不得婚外情,舆论也揪不出个小三,我不过是个小科长,又不是什么官员,还怕什么呢?办公室里的那个小王,哪天中午不是在网上和mm聊天,聊得热火朝天,饭都顾不得吃,有几次还出去看电影了,晚上回去没回去都不知道,人家过得多自在。
      可是,要是春之不肯离婚呢?我就尽身出户,想到尽身出户,钟年不由得打量了自己,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在哪里买的,出来了还得先去买几身衣裳,这娘们,每次买衣服还挺合身的,不光是衣料子,四季的裤型也都不一样,既成熟又稳重,特别是脚上的鞋子,样式和颜色都是他喜欢的,尽管没一起去,可每次都买的还算满意。
      那,为了弥补我的过去,也为了证明我的诚意,应该先给小燕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吧,到哪里去买呢,自从婚后有了孩子,钟年就不大愿意陪春之逛街,打着带孩子的幌子在家待着,市区近来变化很大,要是给小燕买东西还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逛起。
      要是小燕不愿意到小城住了呢?就让她去他上班的市区居住,先租一处干净的房子安顿她,再找个工作,现在找工作不要户口,只要肯干,能吃苦,简直是工作找你,比过去容易多了,白天上班充实的一天,晚上回来一起吃饭,然后去散步…..钟年忽然想到了吃饭的问题,以前他下班回来从不管做饭的事情,虽说都在上班,但饭总是春之做的,小燕刚来,才开始找的工作要加油,下班肯定要晚些,那谁做饭呢?没结婚的时候有母亲做,结婚后有了房子分开住,就是春之做了,钟年想不起来几时进过厨房,就算比春之先下班,也是等着春之回来做,春之回娘家了,他要么凑合着吃,要么去母亲那里蹭饭,反正离得不远。
      现在要是让钟年做饭还真有为难他了,他压根都没做过饭,要是等着小燕回来做,那么晚,好像又有些说不过去。要是不让她工作的话,钟年觉得自己一个小科长,又没有外快,物价这么高,好像还养不起她,难怪那些曝光的贪官们都养有情人,不贪不行啊,养不起,可是自己这个单位是个清水衙门,自己的这个位置还算不得是个官,想贪都没处贪啊。
      回去该怎样和父母摊牌呢?这次可不能再听他们摆布了,自从结婚后,不光父母说春之贤惠,连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说她好,钟年听多了,都懒得听了。去年母亲生病住院,钟年和春之一起去医院送饭,母亲吃饭的时候,钟年就坐下来玩他的手机,打游戏,都地主,一遍又一遍,百斗不厌,如果不专心,欢乐豆一会儿就没了。春之却在床边给母亲揉腿,邻床的病友直夸,说母亲福气好,生女儿就是贴心啊,说的母亲合不拢嘴,邻床的病人把钟年当成了女婿,这让钟年心里很不爽,扭过头狠狠瞪了春之一眼,春之却假装没看见。
      一个女同学又提起了小燕,说,“小燕离婚算是离对了,那个人长得人模人样,却不做人事,总是有花边新闻,那样对小燕,要不是小燕妈当年想把女儿弄进棉纺厂上班,想跳出农门,怎能看上这个花花公子,离了好,不受那些窝囊气了。”这话让钟年很解气,心说,你们等着吧,看我以后怎么对小燕好。要不,宴席散后约小燕去故地重游,到白马洞去,那里有我们初恋的足迹,初恋炙热的温度,就在白马前面,我要向她表白,就像当年的傍晚,好好的给小燕拍照片,带交卷的相机早就淘汰了,这款时尚的苹果手机,像素非常高,照相的清晰度不亚于相机。今天,走过吊桥的时候,不再惧怕任何人看见,我牵起她的手,爱牵多久就牵多久。还有,那个炸土豆条的小摊还在吗,我依旧买两碗,她吃完一碗,我就递上另一碗,碗里不光盛着土豆还有我的爱意。
      这会儿,另一个男同学说:“她现在的男朋友是他们村的强子吧,当初追小燕追的苦哟,可小燕妈嫌他穷,泥腿子,瞧人家现在,承包了那么大的一片荒山,栽的树都成材了,发了呀,比我们上班强多了。”钟年听说小燕有了男朋友,原本趴着的,忽的就坐了起来,这无异于一个惊雷,把他震得不知所措,好在大家都在喝酒聊天,只以为他睡醒了,并不在意。
      强子和小燕是同村,当年追小燕追的辛苦,可是,小燕的母亲却看不上这门亲事,祖祖辈辈在农村,土里刨食,太辛苦,做父母的,总想着得替女儿打算打算,洗干净泥腿进城才好,于是托人在城里给小燕找个婆家,就算暂时解决不了工作问题,能住进城里也行,只要住进城里,城里人随便找个事做还不容易?比在地里干活强吧。而强子,没能做成小燕家的女婿。
      只是小燕的母亲没想到,虽说小燕嫁到了城里,虽说也如愿有了工作,但这些年小燕过得并不如意,女婿总觉得自己是城里人,比小燕高一等,小燕嫁给他等于是高攀了,所以无所顾忌地在外面沾花惹草,为此小燕呕了不少气,儿子还小,为了儿子,小燕总是忍气吞声,后来厂里不景气,夫妻都下了岗,女婿一直在家待着不愿做事,还要赌钱,实在没钱了才跟着别人出去打工,去了不久,钱没挣到,却本性难改,跟一发廊女子纠缠不清,人家说有了身孕,非得嫁给他,不然就去告他,他虽不乐意娶,小燕却非要跟他离,再也不想受这种闲气,维持了十多年的家,就这样散了。
      女同学并不知道钟年当年和小燕的恋情,继续在聊:“强子老婆也真是没这个福气,当年那么辛苦陪他开荒植树,眼看成材了,初具规模了,却得了那样的病,要是早些发现就好办了,后来花钱都没法治,身体是本钱啦,我们都人到中年了,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了。”
钟年像泥塑的一般,没了思想,他的思维瞬间静止了,之前所有的假设,所有的决心,这会子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。
      这时有人喊:“哟,鸡婆来了。”说话间,一个熟悉的身影迈着轻松的步子就到了跟前,却是小燕,小燕还是那么漂亮,只是有些微微丰满,比过去芊瘦的身材更有味道,脸上红光满面,从气色上看来她过得还不错。
      女同学问:“鸡婆,你山里的放养鸡啥会开始下蛋啊,我们都等着吃呢,你莫说山高林子大,鸡蛋不知道下到哪里了。”
小燕依旧是先有笑容才说话:“下个月就下蛋了,以后隔一天就往县城送一次,想吃就在小西门等着啊,多着呢。”钟年听出来了,小燕在强子的树林里开始放养鸡,小燕的脑瓜子,就是灵啊。当年要是娶了她,说不定早发家致富了,至于这么守着这朝八晚五的工作吗?
      钟年发现小燕的目光终于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了,她先是微微一愣,顷刻就回复了常态,眼里没有惊喜,也看不见恨意。温柔却不失干练的语气:“我来晚了啊,不好意思,我敬大家一杯,我先干为敬啊,大家随意喝。”说完,端着杯子示意了一圈,然后把一杯饮料一饮而尽。
      钟年没看别人怎么喝,刚才装醉时面前的杯子里还有一满杯白酒,他端起那杯白酒,也一饮而尽,这次,他没有装醉,结结实实的趴在了桌子上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5-26 1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点评

谢谢来坐沙发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-6-1 22:3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5-26 20:1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又一篇精品啊,心里活动很到位,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点评

俺还没看到(精)啊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-5-26 21:0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5-26 2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真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26 2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香墨 发表于 2013-5-26 20:14
又一篇精品啊,心里活动很到位,

俺还没看到(精)啊

点评

马上就精了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-5-27 12:2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5-26 2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这篇文章的

点评

现在有着稳定工作的办公室男,舒适的生活太安逸,滋生了他们无聊的思绪,太闲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-6-1 16:4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5-26 2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5-27 12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莲瑞 发表于 2013-5-26 21:09
俺还没看到(精)啊

马上就精了{:}{:}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6-1 16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王芳 发表于 2013-5-26 21:19
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这篇文章的

现在有着稳定工作的办公室男,舒适的生活太安逸,滋生了他们无聊的思绪,太闲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6-1 2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静轩 发表于 2013-5-26 19:29

谢谢来坐沙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香漳缘网 ( ICP11014254-3 )

GMT+8, 2021-3-6 01:19 , Processed in 0.07870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