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漳缘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6673|回复: 3

女子患老鼠疮没钱治床上等死 6岁女儿给其做饭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7-30 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或登陆参与交流,享用更多功能,香漳缘需要你的参与和支持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1689381491300038472.jpg
  疾病在恶化,没钱看病的香莎躺在床上,等待着奇迹的发生。 小女儿如梦的这张照片让人看了心酸。
  她患上了“老鼠疮”
  因为没钱,只能躺在床上等着奇迹的发生
  然而,厄运还在纠缠折磨着她
  一次意外,3岁的小女儿被烧得面目全非,双手只剩一个指头
  7岁的大女儿和6岁的二女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,每天洗衣做饭
  谁愿意帮帮这个苦难的家庭?
  “在登封市西30里处的石道乡,有一位得了重病的缅甸妇女,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。希望你们能救救她。”这是一位读者在电话里的描述。
  缅甸女子叫香莎,还有一个名字叫李云凤。几年前,她跟着丈夫来到了登封。因为缺少相关的手续,他们并没有办理结婚证,他们的孩子也一直是“黑户”。
  几年前,她得了“老鼠疮”,因为没钱治病,她的病情持续恶化,目前只能在床上等着奇迹的发生。
  更凄惨的是,她那3岁的小女儿因为一次意外,被严重烧伤,面部被毁,双手只剩一个手指。
  由于丈夫一直在外打工,3个女儿成了照顾她的主力。洗衣服、做饭、炒菜,都是6岁的女儿在做。
  香莎的未来在哪里?她那3个苦命的女儿怎么办?谁能帮帮她们?
  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
  实习生 郭姝涵 文/图
  缅甸女子香莎的生活有些凄惨
  7月25日一大早,记者便赶往位于登封市西30里处的石道乡游王庄村,去见这位重病的缅甸女子。
  她的邻居说,香莎嫁到这边好些年了,有3个女儿,小女儿在一次意外中被严重烧伤。
  “她得了‘老鼠疮’,就是淋巴结肿瘤。开始只是在脖子上生了一个疮,后来病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。”
  香莎家是个两间瓦房的小院。院子里除了一台微微泛黄的洗衣机外,还躺着几件零散的农具。
  迈过门槛,迎面扑来一股潮湿的霉味,身后的窗户上方挂着一盏白炽灯,昏黄的灯光下,勉强能够看清床上的她的样子。
  “我的脖子来回晃动得厉害,腿也摔了走不了路,只能天天躺在这床上。”香莎说。
  瘦得不能再瘦的她无力地侧躺在床上,不时咳嗽几声。
  她的头枕在一团脏兮兮的棉絮上,瘦小的脸盘上,两只漂亮的大眼睛有些泛红,身上盖着的毯子凸显出了她一侧胯骨的轮廓,露出的右腿上还有一大块泛红的疤痕。
  两个女儿在她的床边嬉闹着。另一个较小的女儿,光着身子,背靠着墙,站在屋里的另一张床上。她的脸已经被严重毁容,左手没了手指和手掌,右手只剩下一个小手指……
  香莎几年前在云南做小生意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程志峰。
  香莎说,这个男人不仅对她好,还给她妹买衣服,给她哥买自行车。
  “2005年4月28日,那天可开心了,我咋能不幸福?”说起结婚的情景,香莎笑着回忆了起来。
  2010年,香莎和丈夫回到了石道乡。
  自己身患重病,小女儿被烧毁容
  大女儿如月、二女儿如萍相继出生,这个本应和美的家庭,之后却遭遇了一连串的变故。
  小女儿如梦出生后没多久,也就是两年多前,李云凤患了‘老鼠疮’,开始的时候,脖子左侧长出了一个红疙瘩,手术割掉后又长了出来,反复几次,现在已是红红的一片。右侧胸部也发了病,现在已经“烂得不成样子了”。
  2012年2月5日,厄运再一次降临在了她的头上。如梦被两个姐姐带着去邻居家玩耍,之前,父亲程志峰给女儿买了一个巧克力。
  “听她两姐姐说,邻居家的小孩比我家如梦稍大一点,拿了个打火机,在家里面弄了一盆火取暖。邻家的小孩为了吃如梦口袋中的巧克力,在火边争夺,一不小心将如梦推到了火盆中。”
  香莎说,如梦的两个姐姐都看见了,但是邻家不承认,而且对方家里也很穷,打官司也没啥希望。
  “如梦比她大姐二姐长得都要漂亮水灵,皮肤还白。”孩子的婶子说。
  可是现在的如梦小脸蛋被烧得面目全非,烧焦的10个手指被截掉了9个,只剩下右手一个小指。大腿、腹部等大片部位皮肤发皱,不难想象当年孩子受了多大的罪。
  如梦做手术、看病先后花去了10多万元。不过,好心人得知孩子的遭遇后,先后给孩子捐了几万元。
  6岁的女儿就会做饭给妈妈吃了
  在靠墙放的一张老式桌子上,一瓷盆里有蒸的米饭,还有吃剩下的豆芽。
  二女儿如萍和大她一岁的姐姐一样,虽然衣服都是脏兮兮的,但眼睛黑亮有神,看着身边的客人不时露出笑脸,还拿来扇子不时地给客人扇风。
  据了解,如月今年7岁了,到现在还没上学。
  “你俩想上学吗?”
  “想。”两个女儿都抢着回答。
  说起几个孩子,香莎说,家中平时的活儿都是如萍做,洗衣服、做饭、炒菜,她都会。
  二女儿会把冬天地里面长的白萝卜炒给香莎吃。
  问她怎么做的,她说在水里洗洗,姐姐切一切,她就炒炒,放点调料什么的。
  “桌上的米,还有豆芽,都是二妞做的。”香莎笑着说。
  屋外一位热心的邻居见到我们,忙说:“这家小女儿被烧伤后,妈妈又重病在床,生活太困难,孩子太可怜了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你们一定要帮帮她。”
  缅甸女子“黑户”
  孩子入不了户口
  “我想回缅甸,以后就不回来了,但我舍不得孩子……”香莎说,她想把老二带走,让大女儿和小女儿跟着她爸。
  正说着,一部手机突然大声唱起“可惜不是你”。听见这首歌,香莎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  看见妈妈哭了,一旁的二女儿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条手绢,赶忙给妈妈擦泪。
  香莎说,自己的病越来越糟糕,现在只能靠一些土偏方治疗,就没去过医院。
  她说,也许只有回到缅甸,才能治好自己的病。
  香莎嫁给程志峰时并没有办结婚证。
  她的身份证证件制作很粗糙,只是一张过塑的卡片,上面写的全是缅甸文,只写着她的名字、出生年月等身份信息。
  因为两人没有结婚证,如今香莎和3个孩子也无法上户口。
  游王庄村的村支书王长海告诉记者,在这个村子里,还有9户人家与香莎一样,没有相关手续,没法上户口。
  他说,孩子户口也可以在父亲的户籍地入,但入户口的这些孩子必须要做DNA鉴定,证实确系亲子关系,公安机关才会给孩子入户口。可是,这些缅甸妇女家,大多都有两三个孩子,每个孩子亲子鉴定费1500元,3个孩子就要4500元,这对她们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  而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丈夫程志峰说,需回缅甸去办理相关手续,但不知道要跑多少趟才能办好结婚证和给孩子上户口,“而去一趟路费至少就要1500元”,路费太贵,而且太麻烦,他们的身份也就一直这样“黑”着。



来源:网络转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7-30 1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可怜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7-31 1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无语了,这男的太笨了,这女的也是的。自已没有能力养育孩子们为什么要生这么多?生一个不就可以了吗?生这么多小孩子让祖国未来的花朵受罪,这是你们做为成人的错,谁也帮不了你,如今天这类人太多了,自已连养活自已的能力都没有,还生这么多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7-24 15:3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是一种悲哀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香漳缘网 ( ICP11014254-3 )

GMT+8, 2020-8-8 19:56 , Processed in 0.088189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